•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論文寫作 > 科研合作應該怎么講誠信?

    科研合作應該怎么講誠信?

    時間:2018-12-08 22:44:03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前幾天在科學網上看到了一則新聞,《清華北大論文搶發風波:兩校疑認定該事件“違反學術規范”》。大致是說北大有位X教授發現了新的磁受體,文章還在投呢,清華一位教授已經拿著從X教授那里獲得的實驗材料搶先發表了。看到X教授的名字,我的第一反應是曾經某次開會的時候見過。后來想起來了,1010月在北京開某個會議的時候,的確是見過。那個會議很有意思,參會人員是邀請制,也有幾個是自由申請的參加者。我印象中這個會議只有三個自由申請成功的參會者,包括他與我。因此聊天的時候,發現X教授做的內容與會議的方向基本不符,就納悶說您咋來開這個會啊?X教授答:我來打醬油的。我說:密兔啊!咱那時候出道不久,X教授也是剛回國,青年PI們有多艱難你懂的,所以大家頗有共同語言,于是共同探討了紅燒醬油跟涼拌醬油的異同。

    本篇先要講的第一個問題是,至少到現在為止,并沒有任何正式的、官方的結論出來,新聞報道不能作數。【此處因為友情省略若干字,請讀者自行腦補】因此,最好盡快給出一個明確的、不拖泥帶水的調查結論,要是有問題就趕緊開回家,要是沒問題也請盡快出來公開聲明,并恢復他人的名譽。

    如何調查,怎么調查,以及怎么給結論,這不是本篇關心的問題。緊接著上一篇,本篇要討論的問題是,科研合作是不是要講誠信,以及應該怎么講誠信。第一個問題估計沒有爭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里清清楚楚寫了“誠信”的,應當自覺遵守。第二個問題是今天討論的重點,也正好是本月12日我們生信領域同行一起討論的問題。因此本篇的觀點也不全是我本人的,參考了諸多好友的看法。

    第一,科學家要自律。科研工作很難搞,失敗的多成功的少,而且單就生命科學研究來說,一般頂級的刊物都希望能做的非常的全面、非常的扎實,最好既有新的技術方法和平臺,又有重要的生物學發現,還能在臨床、醫學等實際應用中有貢獻,并且還得有相當的理論高度。考慮到每位學者的知識面都不是無限的,因此做非常完整的研究對每位學者的智力都是嚴峻的挑戰,這就需要不斷的學習與合作。做PI和當學生那會兒不一樣,學生時代有精力,不會的東西花時間學能學的會,PI們一是忙,二是精力跟不上了,再想學習新的東西就很困難,想請人教那自然也不容易,你肯放下身段求助,人家也未必愿意搭理你。別人肯教,讓你看未發表的工作,并且還愿意跟你合作,本身就是一種信任,你要上去就是一刀,那不真成農夫與蛇了嗎?所以,實驗材料啊,未發表的結果啊之類的,這些其實是可以分享的,而且很多很多學者樂意將自己的東西與他人分享。

    例如抽雪茄的格瓦拉教授,先是開會的時候遇見了就好心的給建議,然后咱就派學生過去學,后來感覺研究系統不錯,征得同意后就直接薅過來用,光質粒都不知道拿回來多少,至于未發表的結果,人家根本不在乎,隨你看,看過癮為止。后來感覺這一切都不太真實,趕緊跑去問老馬,說有沒有這么好啊?答:出了名的好啊,人見人愛的。所以國內學術做的好人品也超贊的學者其實是挺多的,你想要他的質粒,用他的設備,看他未發表的結果,很多時候口頭承諾一下都是會答應。當然一般來說,對方會有些小要求,例如你不能隨便把拿到的東西轉贈他人,你拿別人的東西發表論文要先打個招呼,征得允許之后再投稿,人家未發表的結果你看了也就看了,擱自己肚里別亂說就得了。另一個問題是,咱中國是人情社會,人品的重要性并不低于學術,并且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都比較密切,大家互相認識,其中某個出了千,得,一頓飯的功夫所有人都能知道,紅了當然是好事,但因為學術不端紅了這估計以后就沒法兒混了。基本的學術道德,一般來說學生們剛進實驗室都要學習,沒有開展過學術道德規范教育的不妨重視一下這個問題,現在國內學術不端的成本越來越高,出了千不要說功名利祿,就是想全身而退都很困難。因此,科學家顯然需要自律。

    第二,逐步建立完善的科研合作制度。例如看微博上有講科研合作如果互相贈送東西,是可以簽“材料轉移協議”(Material Transfer Agreement, MTA)的,據說還有“版權轉移協議”(Copyright Transfer Agreement, CTA)。這些都不妨可以嘗試建立起來。這篇博文貼了咱得轉給學院領導,看能不能也借鑒一下兄弟院校的經驗。是不是必須得簽正式的科研合作協議,這個可以看情況,你覺得靠譜就不簽,不放心就簽了。04年那會兒與豐豐合作,第二天他就拿了個書面協議讓我簽字,說是有話事先說清楚防止扯皮。后來覺得這個方法好,一般與人初次合作都是要白紙黑字講清楚,例如第一作者怎么分,通訊作者怎么算,第一單位歸誰,知識成果怎么劃分,等等,完了之后大家簽名,每人留一份作為憑證。例如去年還是前年咱跟同事打賭,做一個東西我賭他做不出來,他賭自己做的出來,誰輸了誰就從華科東校區大門口裸奔到磨山公園的門口。學院其他朋友不相信,咱就把裸奔協議拿出來:簽了名兒的。因此咱倆見面打招呼與眾不同,張嘴第一句都是:你小子就等著裸奔吧。另外,有時為了讓對方安心,咱也是要求簽協議的,比如從格瓦拉教授那邊薅質粒,人家是沒有要求,但咱還是按規矩發了份簽名的協議過去。當然非常熟悉的朋友之間一般就不必須簽協議了,比如我跟胖子合作,也就是第一年裝模作樣簽了份協議,以后就再也沒簽了。朋友嘛,有話好說。當然如果科研合作制度完善了,研究單位要求凡合作必須簽協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第三,提高科研合作中出千的代價。千王之王那是電視劇,科研合作還是不要出千比較好。如果是無心之過,例如忘記了之前有合作協議,或者學生并不清楚PI們之間有協議之類的,這個一般朋友之間解釋一下,誠懇道歉估計也能求得原諒。而且得盡快有些補救措施例如主動撤稿,或者至少要出個糾錯講清楚對方的貢獻。小問題一般大家都不會計較,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但是重要的科研成果,真要出了事兒一般就不會是記憶里的問題,可以肯定是在出千。大家搞科研這么久,就算智力不超常,也不會是弱智,大庭廣眾下出千,莫非真以為瞎念叨“你看不我見,你看我不見”大家就真的看不見?對吧?愿賭服輸,既然出了千,那也別怨罰。

    因為前一周眾同行好友們正好討論了這個問題,所以這里咱給出朋友們關于科研合作的一些建議,以供參考:

    (1) WJW: 合作是一個相互之間深入學習、了解的機會和平臺,對于合作應該抱一個積極的心態,關鍵是要衡量一下投入的時間和精力問題。(2) PSL: 合作首先看人品,找靠譜的人,胸懷要大,真誠合作的人,如果只想合作就是不想給作者的不合作。(3) GAY: 雙方都誠心想做出好的東西,發表好文章的,提前說好署名和單位的問題;一些很熟的朋友請求幫忙的,又不花多少時間,力所能及的就幫忙做了,不必計較署名的問題。(4) Shirley: 之前沒說好的合作,若是很好的朋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要多做;如果要繼續合作,關于如何署作者的事一定提前講好。(5) WXF & ZY:合作方向匹配,產出數據多,最好同城同單位,事先分好作者;如果不是同單位,通訊作者單位說清楚。(6) LCY: 在合作之中要讓合作方清楚自己研究部分的工作量。(7) 對于一個剛剛起步階段的實驗室,合作的重要性比較大。(8) 有時自己作不作為通訊作者不重要,但一定爭取做該工作的學生的利益,要求共一作。

       最后,這個事兒無論如何影響會非常深遠。一個比較好的處理方式是,不如借這個機會將科研合作的規范明確下來,因為“國內這些年合作都是口頭協議,主要靠人品維系”,朋友老徐建議,“不論感情多好,還是領個結婚證比較靠譜”。其次,這件事情的處理可能正在走程序,需要一些時間,程序正義很重要,另外討論科研合作規范也可能需要時間,咱也表示理解并期待最終的結果。再次,學術的問題,最好還是能夠通過科學家們的協商、討論和溝通來解決,你得相信有些學者是有理性的。最后,學者要有勇氣。 


    知網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