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論文寫作 > 從“造”論文到自然而然寫論文

    從“造”論文到自然而然寫論文

    時間:2018-12-08 22:38:51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記得今年北京第一次下大雨的那天下午,俺在所科研樓某“WC”視察“倫敦”時,無意中聽到了兩位博士后的對話:

    A博后說“聽說你老兄去年寫了6篇國際SCI文,都被接受啦,牛人啊!”B博后回應說“你也很猛啊,去年發出來4篇,聽說今年已投出去3啦。”A后苦笑著回答“沒法的事兒啊,想留所得通過副研答辯,答辯主要看SCI論文數,不抓緊造論文咋整?”

    聽到“造”字,俺都驚呆啦,差點。。。。。。

    學者們在研究中有了新進展,有了較為滿意的階段性成果,自然而然要發論文,其一是為了學術交流的需要,讓同行們知道自己干什么;其二是為了知識傳承,推動科技進步。但目前我國學界幾乎整體“淪陷”了,為了職稱、基金、獎勵與榮譽等,拼命地批量制造山寨、灌水論文。大家都曉得,急功近利的搞法難以做出實實在在有創新、有價值的東東。

    俺初步總結了一下,作坊式的“造”論文有以下幾種套路:

    1、“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型

    有些學者為了快出論文,多方收集資料,這篇寫構造方面,那篇寫水資源方面,下一篇寫隧道圍巖分類方面,屬于“游擊戰”,沒有主要研究方向。記得有次開學術會議時俺們聽完某少壯派學者的報告后,好多人連連搖頭,評論道“真搞不懂他這些年在干啥,東一榔頭西一棒槌,都是虛頭巴腦的東西,忽悠人拿獎可以,但不能解決實際問題。

    2、“換湯不換藥”型

    今天做花崗巖樣品三軸壓縮AE驗,分析下變形與破壞特征,寫一篇論文;考慮不同的加載速率,分析下脆性破裂特征,再寫一篇。明天換成頁巖、大理巖與泥巖等,再考慮不同水壓和溫度,通過不同的排列組合,可以寫N篇。有時運氣好,去南極找塊“稀有”的巖石,測測年代,再和某種構造演化扯點聯系,還可能發N/S文。這樣的論文發的再多,也基本沒啥學術價值啊。

    3、“包裝忽悠”型

    有了試驗數據,分析數據時,什么東東時髦用什么。例如,用BP算法分析下可寫一篇;用小波分析搞一下,可再寫一篇。若想玩的high,用數值模擬分析下“機理”,可使成果顯得“高大上”,再配上多幅漂亮的應力、應變云圖等,容易迷惑審稿人。這種灌水的論文越多,除了浪費雜志的版面,還可能會增加有用文獻檢索的難度。

    4、“克隆跟風”型

    記得當年我在東北工學院(現為東北大學)讀博士時,“超導”研究方興未艾。我的一位室友讀材料研究方面的博士,跟某位大牛做“超導”研究。記得他很忙,這周弄鐵基材料(具體材料已記不清楚了,這里只是個比喻)做個試驗寫一篇SCI,下周換銅基材料做個試驗寫一篇。那時俺是相當地佩服,心想人家發篇SCI論文跟“張飛吃豆芽”一樣啊。當然,現在的想法和過去完全不同了,這么多年過去了,自然明白了這樣的道理:“超導”是老外先發現的,人家提new idea后,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克隆”,也只能是“高級民工”的干活。

    5、“借雞下蛋”型

    例如,找個知名“洋人”提出的準則做點“畫蛇添足”式的改進,貌似搞出了新準則;接著找篇文獻發表的數據驗證“新準則”;然后說“洋人”的準則是“新準則”的特例。真滴,有好多學者都這么干,其好處是文章產出成本小、生產速度快。就這樣,一篇接著一篇的“垃圾”論文被批量生產出來。

    科研的本質目的,是為了揭示自然對象的演化奧秘。科研中有了新認識,自然而然就要發表論文。十多年來,我國“為論文而論文”之風猛烈,已嚴重背離了科研的初衷。長期下去,即使我國發表的論文數量再多,也只能是論文“制造”灌水大國,而不可能是科技創新強國。


    知網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