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查重經驗 > 【會計論文】關于資產減值的會計研究

    【會計論文】關于資產減值的會計研究

    時間:2019-12-12 16:24:48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摘要:在我國,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有兩個基礎:一是早就存在的“單項資產”概念;二是“第8號文件”中引入的概念“資產組”。原則上,我們都將其作為單項資產來計提,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存在無法確認某個單項資產可回收金額的情況,因此“資產組”概念的引進彌補了實際操作過程中的尷尬。

    關鍵詞:會計 資產減值 研究

    一、資產減值準則在會計實務處理中的不足

    (1)減值跡象的判斷在實務中不易操作

    《企業會計準則第8號——資產減值》(以下簡稱“第8號文件”)第二章第五條列舉了資產可能發生減值的七種跡象,認真研讀后會發現,七種跡象并沒有列舉實例,都是一些用語模糊的原則性標準。如“資產已經或者將被限制、終止使用或者計劃提前處置……”,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工作人員對于資產是否被限制、被終止使用、被計劃提前處理的理解,可謂是“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而這些“哈姆雷特們”的存在,將成為公司存在可回收金額與其賬面價值懸殊巨大的隱患。

    “第8號文件”的用語中還存在著大量難以把握尺度的詞匯,如“資產的市價當期大幅度下跌”、“跌幅明顯高于……”、“……發生重大變化”。資產的市價下跌多少才算是“大幅度”,跌幅為多少時才算是“明顯高于”,怎樣的變化算是“重大變化”,其評判標準全由工作人員的職業操守及職業技能決定,自然也留給企業無限自行操作盈利的空間。退一萬步講,全體工作人員都有著良好的職業操守及高超的職業技能,但多多少少彼此之間仍存在著教育背景、社會閱歷、風險評判標準等差異,這些也都將成為公司面臨回收金額與其賬面價值懸殊巨大的“螻蟻之穴”。

    (2)資產減值確認基礎的確定,缺乏明確標準

    “第8號文件”第一章第二條中對“資產”的解釋如下:“本準則中的資產,除了特別規定外,包括單項資產和資產組。”由此可知,在我國,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有兩個基礎:一是早就存在的“單項資產”概念;二是“第8號文件”中引入的概念“資產組”。原則上,我們都將其作為單項資產來計提,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存在無法確認某個單項資產可回收金額的情況,因此“資產組”概念的引進彌補了實際操作過程中的尷尬。

    “第8號文件”第一章第二條對資產組的定義如下:“資產組,是指企業可以認定的最小資產組合,其產生的現金流入應當基本上獨立于其他資產或者資產組產生的現金流入。”該定義的描述將對工作人員的實際操作產生兩點困惑:一是描述過于抽象,沒有確認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可以依據的準確標準。而標準劃分的不同又將直接影響到資產減值是否計提及計提額度等。企業在實際管理過程中只能摸著石頭過河,挑戰極大。二是,衡量標準完全依據現金流入的特性,這點的判斷需要會計從業人員具有相當高水平的職業技能,能敏銳的預測現金流量。早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西方國家便已經開始編制現金流量表。我國也在1998年順應形勢要求企業采用現金流量表而非財務狀況變動表,但大多企業因預測現金流量能力有限,并未能按要求編制現金流量表。矛盾累積至今,仍然有限的現金流量預測能力也將局限企業對于資產組的判斷。

    (3)可回收資金的確定存在模糊性

    “第8號文件”第一章第二條對“資產減值”的解釋如下:“資產減值,是指資產的可回收金額低于其賬面價值。”顯而易見,當資產發生減值時,其減值損失額為賬面價值減去可回收金額。賬面價值很好確認,但可回收金額卻很難得到合理確認,而“第8號文件”也未對此作出界定。

    可回收金額卻很難得到合理確認主要有三點原因:一是由于專業能力限制,對于某些因技術創新、產品更新換代等原因導致減值的資產,會計人員無法單獨確認其可回收金額。唯一的解決辦法是聯系企業其他部門協同認定,或是聘請專業評估機構來認定,但這樣往往耗時耗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說不定該減值資產又出現新的可回收金額。二是難以合理選取折現率。折現率是指將未來有限期預期收益折算成現值的比率。它主要反映了在考慮資產實際價值和風險價值等因素的基礎上,投資者對該資產所帶來的盈利的預期。由于需要考慮資產的風險價值,而風險價值存在的可能性太大,因此,用什么標準來體現該風險再次交給“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會計人員來決定。三是目前我國尚未建立完善的價格市場和信息市場,也未形成相對獨立且具規范化水平的資產評估機構,在沒有統一標準的前提下,無法保障資產的可回收金額得到科學合理的預測。

    (4)資產減值確認的標準不明確

    “第8號文件”并未擬定資產減值確認的標準,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行業內自行總結出了三個標準:永久性標準、經濟性標準、可能性標準。但這三個標準應用領域相對局限,仍無法滿足實際操作中的需要,資產減值確認的標準亟待規范。

    行業內自行總結的資產減值確認標準所屬應用領域:一是固定資產及存貨一般適用永久性標準。由于永久性標準不需要考慮資產的種類及數量,而此類資產種類繁多、數量相對大,采用永久性標準將大大降低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且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工作人員對于資產屬于永久性減值還是暫時性減值的判斷相對容易。二是委托貸款及短期投資適用經濟性標準。由于企業一般不希望長期持有該類變現能力相對強的業務,因此對于這種類型的業務,采用某個時間點的價值作為其資產減值確認標準具有實際意義。三是長期投資類業務適用于可能性標準。相對于該資產的現有價值,資產持有者更關注其在未來的盈利能力,而未來盈利能力變動性大,采用永久性標準、經濟性標準都不切實際。實際操作過程中,可能性標準要求會計人員掌握豐富的信息及較高的職業技能,當會計人員能力不足時,往往被逼選擇經濟性標準。因此,業內十分期待“第8號文件”能對資產減值確認標準作出詳盡的闡述。

    (5)企業對應收帳款的計提存在隨意性

    “第8號文件”未規范應收賬款的計提方法。而應收賬款普遍存在于各企業中,它直接影響了企業利潤的計算。而且,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如符合轉回條件可轉會壞賬損失。因此,為防止企業鉆空子、非法獲取利益,應收賬款的計提方法亟需規范。不僅應收賬款的計提方法沒有規范,壞賬損失的轉回也相對隨意。《企業會計準則》規定,當企業已經記作壞賬的應收賬款又還回來以后,需沖減之前的壞賬損失。這就意味著可以在確認后再轉回應收賬款壞賬損失,這再次給了企業進行利潤操作的機會。

    二、資產減值會計的完善建議

    基于“第8號文件”在實際操作中存在上述不足,本文從文件之外的角度提出以下三點完善建議:

    (1)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凈化資產減值準則的執行環境。通過法律法規規范統一的資產減值評價標準、要求各企業的會計報表必須揭示某些項目,逐步完善《企業會計準則》。在此過程中,必須調動審計人員、社會輿論的力量加強對法律實施效果的監督。同時還應逐步建立起匯聚各行業各資產價格信息的意見領袖,當某些無法確認減值額的情況出現時,會計人員可參考意見領袖的指引。最終實現為會計人員提供相對客觀公正且具操作性的計提資產減值準備依據。

    (2)加強會計人員職業素養。會計人員直接面對資產減值計提,其業務水平及職業操守很大程度決定了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是否客觀公正。因此,加強會計人員職業素養的培訓,不斷提高其實操能力,能更好的推廣資產減值會計規范。而為了使得會計人員具有更加統一的資產減值計提標準,財政部需要制定更加詳實的指南。

    (3)通過強化法律法規、傳播媒介、社會輿論、中介機構、審計人員等外部監督,削弱因“第8號文件”未規范的各種漏洞而導致的企業從中獲取非法利益的可能性。面對經濟誘惑,在缺乏第三方監督的情況下,企業很難不為所動。由于資產減值計提的專業性,相對社會輿論點第三方監督組織,審計人員的監督顯得更加具有說服力。審計人員通過制定專業獨立的審計準則,明確各項減值準備的具體審計程序,能遏制企業利用“第8號文件”中存在的漏洞進行利潤操縱。


    知網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