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查重經驗 > 網絡媒體語言的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內容和方法

    網絡媒體語言的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內容和方法

    時間:2019-12-11 15:45:22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摘    要: 認知社會語言學結合了認知語言學和社會語言學兩大領域的方法和理論框架, 是語言使用探索中的新領域。作為社會語言的重要變體之一, 網絡媒體語言近年來引起了語言學界的廣泛關注。用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理論方法研究網絡媒體語言是全新的視角。本文從該研究領域的國內外研究現狀和不足、研究內容與研究方法以及研究意義與價值等方面進行了探討。


      關鍵詞: 認知語言學; 社會語言學; 網絡媒體語言;


      認知社會語言學結合了認知語言學和社會語言學兩大領域的方法和理論框架, 是語言使用探索中的一個新領域。2007年, 在波蘭克拉科爾召開的第十屆國際認知語言學大會上, 認知社會語言學正式被確定為語言學的一個分支, 從而充分肯定了社會語言學的變異研究與認知語言學相結合的重要性。2010年3月15日至18日, 在科布倫茨朗道大學舉辦了“第三十四屆關于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國際勞德研討會”, 發表了70余篇一般性論文和9篇專題報告。近年來, 關于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很多研究探索都可以得出如下兩個結論:首先, 認知與社會語言學之間可能存在共生關系;其次, 變體學家應更多地參與到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研究中。媒體用語是重要的社會語言變體之一, 也一直是很多社會語言學家研究的對象。近年來隨著網絡媒體的興起, 更多的研究者將目光轉向了網絡媒體語言的研究。


      一、國內外相關研究動態


      目前, 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發展潛力和可行性已經得到大量研究的證實, 這一點在Kristiansen和Dirven (2008) 、Geeraerts, Kristiansen和Peirsman (2010) 、Frank, Dirven, Ziemke與Bernardez (2008) 的主要文獻中都進行了闡述。社會語言學家對認知語言學提出了多種引導方式, 例如Gries (2006) 和Grondelaers (2008) 關注語言的外部因素 (例如媒介、區域等) , 因此大大提高了對某些語法現象的描述和理解。近年來, 研究重點逐漸轉到認知語言學的其他方面, 如Clark (2009) 和Harder (2010) , 其內容暗含了社會語言學理論, 從而證明了相關聯的基于用法的概念是頻率效應和圖示。2010年, D.Geeraerts等語言學家在其主編的《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發展》一書中正式關注語言內變異。由此, 社會語言學的認知轉向開始被越來越多的語言學家所關注, 變異的意義研究成為了社會語言學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國內語言學界對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引入和研究的代表作有周紅英的《<世界英語變體: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述評》 (2010) 、《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的最新進展》 (2012) 、《本體論視角下認知語言學方法論及研究方法的發展》 (2015) , 汪亞利的《語言、認知與文化交融下的認知社會語言學新探索》 (2012) , 以及李恒的《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崛起與反思》 (2014) 等。


      作為傳播信息的重要渠道, 網絡媒體與傳統的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一樣, 是交流、傳播信息的工具和信息載體。但是, 網絡媒體與傳統媒體相比, 又有其特殊性。在語言使用方面, 網絡媒體語言以其豐富多變的形式影響了傳統媒體語言, 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傳統媒體語言的規范和示范功能。在此背景下, 國內語言學界關于網絡媒體用語的研究近年來也呈現上升趨勢。李宇明 (2017) 認為新媒體與語言學的關系十分密切, 它對于語言科學與技術開拓來說是新地域, 同時還是語言科學與技術施展身手、發展壯大的舞臺。其它的研究成果有黃曉飛的《探究認知社會語言學視角下的網絡新詞產生機制》 (2015) 以及吳東英的《新媒體的社會語言學研究:回顧與展望》 (2016) 等。


      二、目前對于網絡媒體語言研究的不足之處


      首先, 雖然國內外對于認知社會語言學和網絡媒體的傳播效果都有了較深入的研究, 但是, 將認知社會語言學與國內主流網絡媒體的語言變異相結合的成果仍然較少。


      其次, 研究視角不夠豐富。目前網絡媒體用語的研究還主要側重于某一類媒體語言的研究, 很少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研究其變異以及根源, 因此未能全面反映網絡媒體語言的生成機制和發展規律。


    網絡媒體語言的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內容和方法


      再次, 研究者往往只關注其形式, 比如, 僅從社會因素的角度來分析語言變體, 未能提出語言使用者的認知動因, 忽略了更加重要的“意義”研究。


      三、基于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網絡媒體語言研究的主要內容和研究方法


      將認知語言學和社會語言學的本質特征結合起來, 便能構建出認知社會語言學的主要研究對象。其中, 最主要的包括:基于用法的語言學和語內變異;基于規則的語言概念;語義變異;范疇化與原型;語言、文化和意識形態上的相互作用等。將這些概念輻射到網絡媒體語言, 便能衍生出本文所述的研究領域的核心內容。


      根據張輝和周紅英 (2010) 的歸納, 語義變異和言語變異、認知文化模式研究以及社會政治和經濟體制的意識形態研究是認知社會語言學的三大主要內容。因此, 網絡媒體語言研究的核心內容應為考察網絡媒體這一特殊語言社區的語義變異和言語變異, 以及探究當代互聯網+時代的文化模式以及社會政治和經濟體制。根據研究對象, 其研究內容可以分為以下三個部分:


      (1) 考察網絡媒體語言的共性特征。網絡媒體語言可以被視為一種獨特的、與其他媒介環境下的語言相區別的語言變體, 而這種變體自身又是同質的, 表現出只有在網絡環境下才可能出現的語言特征。因此, 相關研究應以認知社會語言學和變體研究為理論視角, 從共時和歷時的角度考察網絡媒體語言的共性特征, 以尋找原因, 總結規律, 如語言的生成機制和使用規律等


      (2) 在其共性特征之外, 考察不同題材、語言傳播者和受眾之間的變異。比如, 運用對比分析法比較不同歷史階段的語言差異, 考察不同媒介、語言傳播者和傳播平臺之間的個體差異及其原因;考察不同主題的新聞內容所使用的語言之間的變異, 面對不同受眾的語言之間的變異等, 以考察變量之間存在的相關性。


      (3) 深入研究話語與社會變遷的關系, 如探討網絡媒體語言現象背后的意識形態與語言權力之間的關系, 揭示意識形態對網絡媒體語言變異和語言發展的驅動作用等, 從而進一步剖析語言對社會實踐的干預、影響與制約。


      認知語言學的重要任務包括語義研究和基于用法的語言考察, 而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兩大補充表現在“細化現實因素”和“意義主要是社會性意義”。因此用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網絡媒體語言需要采取的主要方法是基于真實語言使用和自發產出的語料庫實證研究。具體方法包括:


      (1) 定量統計與定性分析法。從小型且焦點明確的主流網絡媒體語料庫中提取出能夠反映內在認知模型的詞匯使用模式, 并通過關鍵詞分析以揭示出社會文化變遷情況;


      (2) 語篇 (如新聞語篇) 分析法。該方法有利于研究語言的社會、政治和文化層面, 以及深度挖掘社會現實是如何塑造文化和認知模式或思維模式的;


      (3) 社會語用學分析方法。從社會語用角度考察網絡媒體用語的語言和社會接受度之間的關系。除語料庫外, 還可采用田野調查、話語分析、交際民族志等方法, 以補充相關語料的缺乏, 并控制相關干擾因素, 以保證得出的結果的準確性。


      四、基于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網絡媒體語言研究的意義和價值


      認知語言學與社會語言學兩個學科相結合的實質性作用, 就是語言系統的實際使用者和說話者對著這兩門學科知識的使用。語言不僅是資源庫, 也是日常用語本身的產物, 并以語言使用者的經驗為基礎。因此, 將認知社會語言學的理論和方法用于網絡媒體語言的研究同樣對于語言的使用者———網絡媒體以及參與者——網絡媒體的受眾都有重大的意義。


      首先, 該研究不僅關注網絡媒體語言某一方面的研究, 更借助認知語言學和社會語言學的研究方法, 對網絡媒體語言進行全面深入的分析, 以深刻揭示其基本規律及其深層次原因。


      其次, 在“互聯網+”時代, 用認知社會語言學來考察并總結網絡媒體的語言變異對于探究語言與文化, 語言與認知方面的關系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有助于全面剖析語言與社會, 語言與傳播, 以及語言與意識形態之間的關系。


      此外, 從認知社會語言學視角考察網絡媒體語言對于語言學、社會學、文化認知等領域都有積極意義:在語言變體研究方面, 以往的社會語言學單純描述各種變體的結構形式, 而對其產生的動因和影響因素卻不多做說明, 而認知社會語言學從語言內部變異的詞匯、語義界面擴展至語法和構式層面以及態度和習得方面, 不僅考察語言不同變量之間的相關性, 還會涉及到語言認識和態度的作用;在認知文化模式方面, 文化圖式和范疇在傳導文化認知中具有重要地位, 因此本研究視角還應以網絡媒體的文化屬性為核心, 考察文化模式與語言變異之間的關系;在意識形態研究方面, 主流網絡媒體, 尤其是其中的政宣語篇暗含了各種極具文化特色的概念隱喻, 在思維、語言和行為的表達中具有重要作用, 因此, 相關研究還應考察語言變異中的顯性和隱性概念隱喻。


      總之, 將認知社會語言學用于網絡媒體語言研究將不僅考察其共性, 也關注其特性, 力求全面、深入地認識網絡媒體的語言變異。


      結論


      網絡媒體語言產生的歷史較短, 其發展還處于初級階段, 而鑒于網絡媒體的快速發展, 其語言的形態、本質、特征、規律和趨勢還有待于語言學界進一步的研究和探索。展望認知社會語言學視角的網絡媒體語言的研究, 可能會在覆蓋范圍和研究深度上取得更多的突破。一方面, 隨著網絡技術和網絡媒體的發展, 新的用語將不斷涌現, 分析這些用語對于語言變體的研究有重要意義;另一方面, 將有更多領域的研究者參與到該研究中來, 對網絡媒體用語的研究也將更加深入。同時, 隨著時間的推移, 無論是認知語言學領域還是社會語言學領域, 研究者對于網絡媒體語言的認識都將越來越清晰, 對于其生成機制、對于社會文化以及語言規劃和語言政策的影響等方面的研究會越來越深入。


      參考文獻


      [1] Kristiansen G, Dirven R.Cognitive sociolinguistics:language variation, cultural models, social systems[M].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08.

      [2] Geeraerts D, Kristiansen G, Peirsman Y.Advances in cognitive sociolinguistics[M].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10.

      [3] Frank R M, Dirven R, Ziemke T, et al.Body, language and mind[M].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08.

      [4] Gries S T, Stefanowitsch A.Corpora in cognitive linguistics:Corpus-based approaches to syntax and lexis[M]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06.

      [5] Grondelaers S, Speelman D.National variation in the use of“there”:regional and diachronic constraints on cognitive explanations[M].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08.

      [6] Clark L, Trousdale A G.Exploring the role of token frequency in phonological change:evidence from TH-Fronting in east-central Scotland[J].English Language&Linguistics, 2009, (1) .

      [7] Harder P.Meaning in mind and society:a functional contribution to the social turn in cognitive linguistics[M].Berlin/New York:Mounton de Gruyter, 2010.

      [8]周紅英.《世界英語變體: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述評[J].復旦外國語言文學論叢, 2010, (9) .

      [9]周紅英.認知社會語言學研究的最新進展[J].外國語, 2012, (5) .

      [10]周紅英.本體論視角下認知語言學方法論及研究方法的發展[J].外語與翻譯, 2015, (2) .

      [11]汪亞利.語言、認知與文化交融下的認知社會語言學新探索[J].外國語言文學, 2012, (3) .

      [12]李恒.認知社會語言學的崛起與反思[J].自然辯證法通訊, 2014, (10) .

      [13]李宇明.不同媒介的語言特征與網絡語言的發展[J].中國廣播, 2016, (9) .


    知網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