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查重經驗 > 關于子宮頸癌醫學專業的論文摘要樣例

    關于子宮頸癌醫學專業的論文摘要樣例

    時間:2019-12-07 13:17:45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子宮頸癌是全世界婦女發病率和死亡率居第二位的惡性腫瘤[1],且發病率在發展中國家高于發達國家。依照2012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統計全世界的婦女估計有528,000個新發子宮頸癌病例,其中266,000人死于該病,其中約85 %的新發病例和87 %的死亡人數發生在發展中國家[2]。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近年來在發達國家子宮頸癌的發病率與死亡率已急劇下降[3]。例如,在美國,隨著成功而全面地篩查工作的開展,其中最有效的篩選方法包括巴氏涂片和人乳頭狀瘤病毒(HPV)的檢測,結合全國教育活動,以及先進診斷和治療技術[4],子宮頸癌的死亡率已比過去60年下降了70 %。然而在發展中國家,由于可持續宮頸癌防治計劃受到低收入和有限醫護資源的限制,其發病率依然很高。我國也是子宮頸癌的高發國家之一,每年有13.15萬新發病例。在新疆,尤其是南疆維吾爾族婦女子宮頸癌發病率很高,是該民族婦女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三次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顯示,維吾爾族婦女子宮頸癌:1979年為590/10萬(和田地區),1991年為459/10萬(喀什地區),2004年為527/10萬(和田地區)[5];并且維吾爾族婦女的發病率有一下幾個特點:(1)明顯高于本地區其他民族如:漢族、哈薩克族、蒙古族、回族等;(2)發病年齡早,平均年齡為45.04歲(漢族為50.85歲);(3)有80%左右的維吾爾族婦女,當診斷出子宮頸癌時已經往往是中晚期,失去了手術治療的機會。目前,子宮頸癌的診斷主要依靠的是陰道細胞學檢查、子宮頸活體組織檢查等,檢查的陽性率為70%,有很多的微小及隱匿性的病變用這些方法很難發現,還需要依靠病理醫生的經驗。因此,如果能在子宮頸癌的檢查中發現一種特異性高,敏感性強的早期診斷分子標志物,將不僅可以大大的減輕子宮頸

       癌患者創傷性活體檢查的痛苦,而且還提高了檢測效率和準確度,進而有望提高子宮頸癌的治愈率,降低其死亡率。

       子宮頸鱗狀上皮不典型增生發展至原位癌,這系列癌前病變的連續過程統稱為宮頸上皮內瘤變(Cervi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CIN)[6]。它又根據子宮頸鱗狀上皮異型增生的程度分為 3 級:CIN1 相當于輕度不典型增生,CINII 相當于中度不典型增生,CINIII 相當于重度不典型增生和原位癌,低級別鱗狀上皮內病變等同于 CINⅠ級,高級別鱗狀上皮內病變等同于 CINⅡ、CINⅢ級,各級 CIN 均有發展成浸潤癌的趨勢,級別越高,發展為浸潤癌的機會就越多。子宮頸癌的病因包括:HPV感染,女性性生活過早和性生活紊亂,以及與高危男子性接觸(包括患有陰莖癌、前列腺癌以及有包皮垢的男子)。其中,高危型人乳頭瘤病毒(Human Papilloma Virus, HPV)的持續感染是子宮頸癌發生發展的最重要環境因素。侵襲性子宮頸癌的患者,甚至99%以上都被證實有過HPV的感染,拉萊?蘇祖克等在90年代就以提出新疆維吾爾族婦女子宮頸癌與HVP,特別是HVP-16的感染有關[7]。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與子宮頸癌有關的癌基因和抑癌基因也在近些年被研究者們證實,例如:C-erbB-2、c-myc、c-fos、Bcl、p53、Rb等[8]。但是,子宮頸癌的發病機制是一個復雜的緩慢的多因素的過程,以上學說并不能明確完整的解釋其發病機制。綜上所述進一步完善和改進宮頸癌前病變的診斷和篩查方法,尋找對宮頸癌前病變和宮頸癌有診斷價值的生物學指標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

       自從2001年“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完成,分子生物基礎上的研究,如基因研究已進入現代基礎醫學和臨床研究的領域,特別是近十年,微小RNA——基因調控網絡的重要參與者,被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運用到基因表達調控的研究中[9]。2001年研究人員在C線蟲體內發現了lin-4和let-7基因,這是最早發現的microRNA"它們在控制細胞發育速度方面具有重要作用,當lin-4和let-7失活時,特殊的上皮細胞發生異常的分裂進而取代正常的細胞分化[10]。從此microRNA作為一種新的小分子RNA成為了許多研究的著眼點。

       微小 RNA(MicroRNA, miRNA)是一類長約 18-25 個核苷酸(nt)的單鏈非編碼小分子,它的合成過程首先在細胞核內由DNA在RNA聚合酶Ⅱ或RNA聚合酶Ⅲ作用下形成70-90nt具有發卡結構的單鏈RNA的前體 (Pre-micrRNA) ,再由Exportin5轉運出細胞核,在細胞質內經Dicer酶加工成RNA二聚體,二聚體解鏈后,一條被降解,一條形成成熟的microRNA[11]。成熟的microRNA可以選擇性的整合入RNA誘導沉默復合體(RISC),RISC通過與靶mRNA的3’端羧基完全或不完全互補配對結合,導致靶基因降解或抑制其蛋白質翻譯。它的特點是具有物種間高度保守型、表達時序性以及組織特異性。截止到2011年4約,Sanger microRNA 序列數據庫已發現的成熟的miRNAs和miRNAs產物共19724條,涵蓋153個物種。它們廣泛存在于各種動植物中,通過剪切或抑制靶 mRNA 的翻譯,介導基因轉錄后的負性調控。關于miRNAs的功能研究表明,miRNAs在生物的進程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細胞增殖,凋亡和細胞分化。目前通過計算和實驗結果預測miRNAs至少調節了30%的蛋白質編碼基因,約有超過50%的miRNAs基因定位于與癌癥相關的基因組脆弱位點,即易發生斷裂、移位、缺失或重復的區域。這些都提示miRNAs可能是促進腫瘤發生的重要機制之一,并且有可能通過作為腫瘤抑制基因或癌基因來調節腫瘤的發展。例如,研究者們通過實時熒光定量PCR(Real-time PCR)、miRNAs微陣列芯片等技術證明 miRNAs廣泛參與了腫瘤的發生,如肺癌、食管癌、乳腺癌、前列腺癌、卵巢癌等。一些miRNAs可通過調控靶基因來發揮癌基因或抑癌基因的作用,如miR-7,miR -128[12]已經被證實在腫瘤中是低表達的,可作為腫瘤的抑癌基因;miR- 17和miR- 21[13]已經被證實在腫瘤中高表達,可作為原癌基因在腫瘤中出現。這些研究表明,miRNAs的異常表達參與了腫瘤的發生和發展,不同的腫瘤中miRNAs的表達是不同的。

       隨著分子生物學技術的日益進步,研究人員利用實時熒光定量PCR(Real time PCR)、miRNAs微陣列芯片、Western blot、Northern bolt等方法來分析人類不同腫瘤中不同miRNAs的異常表達,來證明miRNAs廣泛參與了腫瘤的發生和發展,其中包括如前列腺癌、結直腸癌、肺癌等多種實體瘤中也存在miRNAs的異常表達。還有一些研究是關于子宮頸癌與miRNAs,國外研究者發現miR-34a,miR-146a, miR-155等早子宮頸癌中表達上調[14],miR-126,miR-143,miR-218等卻在子宮頸癌中表達下調[15]。miR-199a可作為子宮頸癌潛在的治療靶標。國內卻尚未見到有關miRNAs與宮頸癌的研究報道。

       MicroRNA的表達譜已被證明在運用于人類癌癥各種各樣的診斷,分類或結果預測中是很前途的生物標志物[16],它的臨床價值正如上所述,在子宮頸癌中還需要進一步的探討。本實驗的前期工作中,我們應用了miRNAS微陣列芯片技術, 檢測了miRNAS在3例維吾爾族婦女子宮頸癌和3例慢性宮頸炎組織中的差異表達, 結果發現有12種差異表達的miRNAs,它們在子宮頸癌中均為表達下調,分別為has-miR-101,has-miR-572,has-miR-424,has-miR-409-3P,has-miR-365,has-miR-675,has-miR-187.,has-miR-1247,has-miR-634,has-miR-1224-3p,has-miR-1238,has-miR-125a-5P。[17]提示這些異常表達的miRNAs可能參與了維吾爾族婦女子宮頸癌的發生和發展,這些microRNAs不僅在正常宮頸上皮細胞惡性轉化的早期參與了癌變,在中晚期子宮頸癌中也持續表達異常,這些都提示上述miRNAs可能在正常的子宮頸細胞轉變為子宮頸癌的發展過程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前期我們又通過Real-time PCR實驗發現miR-101在子宮頸癌和慢性宮頸炎表達豐度平均值為1.41士0.84和.19士0.94,兩組間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這一結果提示miR-101在維吾爾族子宮頸癌中的表達呈明顯降低趨勢,可能參與了子宮頸癌的發生和發展。因此本實驗我們選取了miR-101作為研究對象,通過它來進一步探索子宮頸癌的發病機制。

       MiR-101是 miRNAs家族中的一員之一,它是一類由單鏈核糖核酸負調控作用的基因表達產生的非編碼小RNA。其基因序列是UGCCCUGGCUCAGUUAU CACAGUGCUGAUGCUGUCUAUUCUAAAGGUACAGUACUGUGAUAACUGAAGGAUGGCA,基因家族共有43個成員,而在人類中出現的僅有has-miR-101-l和has-miR-101-2(miRbase數據庫)[18]。MurakamiY[19] 通過構建miRNA真核表達的載體,進而詳細研究了的miR-101的結構:他發現miR-101前體是一個長為75nt的非編碼單鏈RNA,它的莖環結構是不完全互補的,經過存在于細胞質中的RNasem家族成員:Dieer/Diee like酶進一步加工和剪切最終轉化形成成熟的miR-101。成熟的miR-101長度為23nt,經過現代生物信息學分析和熒光素酶活性的測定,miR-101的靶序列位于EZH2和EED的3’UTR, miR-101可通過抑制其EZH2蛋白來改變染色質結構,從而抑制腫瘤基因。miR-101與其他miRNAs一樣也參與了一系列的細胞活動 ,例如細胞增殖,侵襲和血管生成等。近年來,一些已發表的研究已經表明,miR-101在一些類型的癌癥中是低表達的,包括乳腺癌[20],肺癌[21],前列腺癌[22],卵巢癌[23],結腸癌[24]和肝癌[25],這些證據表明miR-101的表達下調在多種腫瘤惡性轉化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基于以上研究現狀,我們提出疑問:既然miRNAs活躍于國際前沿科技研究的舞臺近十年,既然miRNAs在腫瘤發生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此重要,那么眾多miRNAs中的miR-101在前期已被發現在子宮頸癌中的表達是顯著下降的,它是否也參與了子宮頸癌的發生發展?它的異常表達對子宮頸癌的發生起到了怎樣的作用?miR-101作用的靶基因又是什么,靶基因蛋白的表達是怎樣的?miR-101與靶基因是否具有調控作用?

       因此本研究應用實時熒光定量PCR技術檢測了兩種宮頸癌細胞(Hela細胞和Siha細胞)中miR-101的表達水平,并用食管鱗癌細胞Eca109作為陰性對照。通過脂質體2000介導轉染了人工合成的miR-101的mimics和inhibitor,人為干擾使miR-101的表達水平升高和降低,然后利用MTT方法來檢測miR-101對子宮頸癌細胞增殖能力的影響,采用細胞流式技術來檢測miR-101對子宮頸癌細胞的凋亡有何作用,選用劃痕來觀察miR-101干擾后的子宮頸癌細胞遷移能力有何變化,最后運用免疫組織化學技術檢測靶基因蛋白EZH2、COX-2 在宮頸癌細胞中的表達,從而探討miR-101與這兩個靶基因之間的關系。旨在為子宮頸癌發生機理提供新的思路和途徑,為子宮頸癌早期診斷提供新的分子指標,并為今后進一步研究miRNAs致癌機制和分子靶向治療奠定基礎。


    知網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