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s2km"><rt id="ys2km"></rt></tt>
  • <strong id="ys2km"><noscript id="ys2km"></noscript></strong>
  • <input id="ys2km"><wbr id="ys2km"></wbr></input>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本、碩、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查重資訊 > 查重經驗 > 泰安社區老人生存質量和衰弱現狀的關系

    泰安社區老人生存質量和衰弱現狀的關系

    時間:2019-10-28 14:09:37 編輯:凈溪知網查重

    摘    要: 目的 了解泰安市社區老年人衰弱和生存質量的相關關系。方法 采用方便抽樣選取泰安市某兩社區544例60歲及以上老年人, 通過衰弱表型和生存質量量表SF36了解老年人的衰弱現狀和生存質量。結果 被調查老年人生存質量各維度得分為:生理功能 (82.10±14.55) 分, 生理職能 (79.32±36.72) 分, 軀體疼痛 (65.81±23.4) 分, 一般健康狀況 (56.31±16.48) 分, 活力 (53.23±9.80) 分, 社會功能 (88.99±15.63) 分, 情感職能 (90.44±28.08) 分, 精神健康 (82.47±20.87) 分, 衰弱發生率為13.8%, 衰弱前期為41.9%;衰弱條目與生存質量各維度呈顯著負相關 (P<0.01) 。結論 研究人員應關注社區老年人的生存質量, 同時重視衰弱前期老人, 制定適宜的干預措施減少或延緩衰弱的發生發展, 提高老年人生存質量。


      關鍵詞: 社區老年人; 衰弱; 衰弱前期; 生存質量;


      目前我國已經進入老年化社會。2016年, 全國老年人口將達到2.21億[1]。據預測, 中國60歲及以上失能 (衰弱) 老年人口在未來的25年里處于高速增長階段[2]。而衰弱在社區老年人中的發生率為6.9%~14.9%[3], 是個體生理儲備能力和抵抗力的下降而導致的一組綜合征, 與多種因素相關, 如高齡、多重用藥、日常生活能力等[4]。衰弱與失能、共患病相互影響, 可單獨或共同影響老年人生活質量[5]。本文通過對泰安市社區老年人調查, 了解其生存質量和衰弱現狀的相關關系, 以期為提高老年人生存質量提供參考。


      1、 對象與方法


      1.1、 調查對象


      采用方便抽樣方法, 選取泰安市泰前、岱廟社區老年人進行問卷調查和衰弱篩查, 納入標準:年齡≥60歲, 意識清楚, 具有應答能力, 知情同意參加本研究。共調查600例, 有效問卷544例, 有效率90.67%。平均年齡 (69.58±5.15) 歲, 男225例, 女319例;漢族523例, 其他21例;在婚429例, 不在婚115例;小學及以下289例, 初中139例;高中或中專77例, 大專及以上39例, 獨居48例, 與配偶一起322例, 與子女一起61例, 與配偶子女共同113例;睡眠時間≤5 h 355例, <5 h且<8 h 115例, ≥8 h 74例;吸煙423例;飲酒390例;個人月收入≤1 000元202例, 1 001~1 999元18例, ≥2 000元324例;確診疾病數 0種116例, 1種187例, 2種142例, 3種80例, ≥4種19例;醫保類型:公費6例, 職工醫保326例, 居民醫保207例, 自費5例。


    泰安社區老人生存質量和衰弱現狀的關系


      1.2、 調查方法


      老年人知情同意后, 由3位經統一培訓后的研究者進行問卷調查及按衰弱表型各條目在社區衛生中心對老年人進行衰弱評估。


      1.3、 調查工具


      (1) 一般資料問卷包括年齡、性別、婚姻狀況、文化程度、患有慢性病情況、醫保情況及睡眠等項目。 (2) SF36量表, 本研究采用李魯修訂的中文版SF36量表[6], 共36個條目, 8個維度:生理功能、生理職能、軀體疼痛、總體健康、活力、社會功能、情感職能、精神健康和一個健康變化條目, 按照條目權重, 換算成標準化得分, 得分范圍為0~100分, 得分越高, 表明生活質量越好。本研究該量表Cronbach α為0.842。 (3) Fried[7]的衰弱表型判斷標準:滿足以下 5 項標準中的任 3項及以上 (≥3分) 為衰弱, 1~2項者 (1~2分) 為衰弱前期, 0 (0分) 即表示無衰弱。①不明原因體重下降:近1年體重下降>5 kg或5%;②自評疲乏:過去1 w因身體原因有3 d及以上感覺完成日常活動時有困難, 如起立、簡單家務等;③肌力減弱:使用廣東香山衡器集團生產的電子握力器CAMRY (型號EH101) , 根據不同性別、年齡確定握力情況, 據此判斷肌力情況。④步速減慢:6 m步行試驗 (按照正常步速, 勻速行走) <1.0 m/s;⑤軀體活動量下降:每日步行男<850 m、女<650 m, 或步行100 m或上1層樓梯感覺身體疲乏需要休息, 即為陽性。


      1.4 、統計方法


      采用SPSS20.0 統計軟件進行描述性分析、方差分析、獨立樣本t檢驗、相關與回歸分析等。


      2 、結 果


      2.1 、衰弱和生存質量的現況


      544例老年人中衰弱發生率為13.8% (75例) , 衰弱前期發生率為41.9% (228例) , 無衰弱的老人占44.3% (241例) 。生存質量各維度得分情況分別為:生理功能 (82.10±14.55) 分;生理職能 (79.32±36.72) 分;軀體疼痛 (65.81±23.48) 分;一般健康狀況 (56.31±16.48) 分;活力 (53.23±9.80) 分;社會功能 (88.99±15.63) 分;情感職能 (90.44±28.08) 分;精神健康 (82.47±20.87) 分。


      2.2、 衰弱和生存質量的相關關系


      見表1。結果顯示:衰弱條目數與生存質量各維度呈顯著負相關 (均P<0.01) 。


      表1 生存質量各維度與衰弱條目數相關性 (r值)

    表1 生存質量各維度與衰弱條目數相關性 (r值)


      3、 討 論


      調查顯示有13.8%的老人衰弱, 這與中國臺灣的Chang等[3]研究結果相似, 衰弱可引起老年人不良健康結局如失能、死亡等[8]風險增加, 所以減少或延緩老年人衰弱成為社區醫務工作者的重要任務。本研究有41.9%老人處于衰弱前期, 衰弱前期目前認為是可以轉換的[9], 因此對衰弱前期的篩查更受到研究者的關注。我們可以制定適宜的干預措施使衰弱前期的老人逐步過渡到正常。老年人生存質量是老年人群對自身軀體、精神、家庭和社會的滿意程度及對自身生活的綜合評價。隨著我國老齡化的急劇加快, 老年人生存質量已成為成功老齡化的重要部分。本研究中社區老年人生存質量各維度與衰弱呈顯著負相關, 越衰弱的老人其生存質量各維度得分越低。生存質量量表SF36中生理功能、生理職能、軀體疼痛和一般健康狀況屬于軀體健康范疇, 衰弱使老年人生理儲備能力下降, 肌肉力量減弱造成活動能力下降[4], 從而影響老年人軀體健康, 其生存質量降低。衰弱使得各種不良健康結局風險增加[8,9,10], 如跌倒、失能、心血管事件和死亡等, 衰弱老年人因活動緩慢或受限、自覺疲乏, 外出活動減少, 與外界交往減少, 需要更多的照護, 使得其精神健康受影響, 表現為活力、社會功能、情感職能、精神健康維度得分隨之降低。鑒于此, 為提高社區老年人生存質量, 可以通過采取相應措施減緩老年人衰弱的發生發展或者使衰弱前期的老人經過干預轉變到無衰弱狀態, 進而提高老年人生存質量。


      參考文獻


      [1]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 (2012年修訂版) [EB/OL].http://www.cncaprc.gov.cn/contents/12/9239.html.

      [2] 呂楠, 蘇新帆, 劉金玉, 等.體弱老人虛弱程度與其親屬照顧者精神健康的關系:照顧者負擔的中介效應研究[J].社會建設, 2015;2 (3) :26-34.

      [3] Chang CI, Chan DC, Kuo KN, et al.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geriatric frailty in a northern Taiwan community[J].J Formosan Med Assoc, 2011;110 (4) :247-57.

      [4] Olaroiu M, Ghinescu M, Naumov V, et al.The psychometric qualities of the Groningen Frailty Indicator in Romanian community-dwelling old citizens[J].Fam Pract, 2014;31 (4) :490-5.

      [5] Fried LP, Ferrucci L, Darer J, et al.Untangling the concepts of disability, frailty, and comorbidity:implications for improved targeting and care[J].Gerontol A Biol Sci Med Sci, 2004;59 (3) :255-63.

      [6] 李魯, 王紅妹, 沈毅.SF-36健康調查量表中文版的研制及其性能測試[J].中華預防醫學雜志, 2002;2:38-42.

      [7] Fried LP, Tangen CM, Walston J, et al.Frailty in older adults:evidencefor a phenotype[J].Gerontol A Biol Sci Med Sci, 2001;56 (3) :146-56.

      [8] Bandeen-Roche K, Seplaki CL, Huang J, et al.Frailty in older adults: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profile in the united states[J].Gerontol A Biol Sci Med Sci, 2015;70 (11) :1427-34.

      [9] Sergi G, Veronese N, Fontana L, et al.Pre-frailty and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elderly men and women:the Pro.V.A.study[J].J Am Coll Cardiol, 2015;65 (10) :976-83.

      [10] Lahousse L, Maes B, Ziere G, et al.Adverse outcomes of frailty in the elderly:the Rotterdam Study[J].Eur J Epidemiol, 2014;29 (6) :419-27.


    知網查重入口